Himachal View theme

金奖丝瓜视频

() 鲍嗣之从林中飞奔而出,手中的长矛一阵疯狂的穿刺,把在地上的那二十几个天师道的伤兵,部刺死,剩下的最后一人,吃力地想要举剑反击,鲍嗣之一声狂吼,大枪变刺为抡,枪杆卷起地上的一阵尘土,重重地砸在了这个天师道弟子的脑袋上,把他的这颗首级,如同砸烂的西瓜一样,打得粉碎,红色的血浆和白色的脑花子,溅得鲍嗣之满身都是。

一个本来在地上卧倒不动的天师道剑士,突然暴起,他的胸口插着一枝长杆狼牙箭,穿心而入,谁都知道不可能活得成了,在地上装死,就是为了这一个,他的手里举着血淋淋的长剑,直刺鲍嗣之,双眼圆睁,怒吼道:“一起死吧!”

鲍嗣之脸色大变,大枪刚刚抡出,一时插不回,而脚下被一具尸体绊着,匆忙间想要转身,却是怎么也动不了,眼看这支长剑,离他的腰间不到半尺了,他甚至隔着甲胄,就能感受到那阴冷的杀意!

“呜”地一声,一枝长杆狼牙箭,随着凄厉的破空之声,如流星般赶到,一箭正中那剑士的手腕,他的整根腕骨,都被击得粉碎,长剑再也把持不住,“当”地一声,就落到了地上。

那人一脸地不甘,在倒地的一瞬间,右手从靴筒中一拔,一支寒光闪闪的匕首就抄在了手中,就要向鲍嗣之掷去!

又是一箭飞来,这一次,直接钉穿了他的咽喉,喉骨碎裂的声音,清晰可闻,这下,他的匕首也落了地,右手虚空想要向咽喉探去,刚刚伸出,就吐出了舌头,一命呜呼。

鲍嗣之终于从死神面前走过了两遭,他回过了神,举起手中的长枪,在这个想要偷袭自己的天师道剑士身上,一阵疯狂的扎刺,随着每下的刺击,长枪拔出之时,一飚血箭都会溅得他满脸满身都是,他一边扎,一边吼道:“死吧,妖贼,小爷送你长生!”

檀凭之缓步从林中走出,他手中的大弓弓弦还在微微地震动着,刚才的那两箭,就是他所发,他一边从背后的箭囊中抽出第三箭,扣在手上,一边对鲍嗣之说道:“鲍县尉,你什么时候能用点心别这么冲动。下一次,我可未必能救得了你。”

鲍嗣之恨恨地在那尸体之上扎了最后一枪,然后飞起一脚,把这具早已经变成一堆肉泥,看不清形状的尸体踢得滚了十几滚,翻到了一边,他身后的几个民兵飞奔上去,开始割取这些首级,鲍嗣之把长枪往地下一插,抹着脸上的血沫,沉声道:“这些妖贼,个个该千刀万剐,你不发箭,我也能解决这厮,我早就注意到他了!”

檀凭之摇了摇头:“你不会想说,前面遇伏逃回,也是有意为之的诈败,是把贼军引到我们埋伏之中的吧。”

鲍嗣之哈哈一笑:“没错,就是这样,因为有你们在后面设伏接应,所以我没什么可担心的,其实那些埋伏的贼人,我也早就看出来了,放慢了速度,所以他们才不会等我们过去之后再动手,而是提前出击,我略施小计,就把贼军的埋伏给试了出来,比起你们的那个魏咏之,看不清埋伏,差点送命,这高下之分,一看就知。”

檀凭之没好气地说道:“你要是打仗的本事有你吹牛的本事的一半,也就能横扫吴地了。好了,鲍公子,仗也打了,牛也吹了,前方妖贼有埋伏也试了出来,我们就在这里等刘参军的后续跟上,再作计较吧。”

美艳郭又嘉的甜美味道

鲍嗣之的脸色一变,沉声道:“檀军主,你不会是昏了头吧,妖贼的埋伏已经给我们试出来了,又给我们这样吓走,现在才是我们真正应该趁胜掩杀的时候,错过这次,妖贼必然会上船逃离,我们可就要遗憾终身了!”

檀凭之沉声道:“鲍公子,请你看清楚现状,我们加起来也就一千多人马,妖贼的追兵都有两千,而且只是你看到的第一道埋伏,你安知他们不会有第二道第三道?现在天色将明,再过一会儿,妖贼就会看到我们的真实兵力,追击前面的那个林子,前面十余里内是一马平川的空地,没有任何可以隐藏兵力的地形,就算你追过前面的林子,靠我们的这一千多人马,你指望能吃掉敌军的几万精锐?怕不是在做梦吧!”

鲍嗣之咬了咬牙:“现在贼军是急着要逃跑,撤离,兵无战心,前面的那个林子,是上船登陆场之前最后一个可以伏击的地方,过了那里,就再无埋伏,妖贼不可能再有后续,只要我们从林中杀出,他们哪知道我们有多少人?只会吓得四散而逃,就象你们前一阵在句章,也不过几千人马,从城中杀出,直接打崩了数万敌军,我相信如果刘裕人在这里,一定会做出跟我一样的选择,檀凭之,你要来帮忙就帮,不帮忙也别拦着我们建功立业!”

他说着,回头对着林中吼道:“海盐男儿,跟我杀贼,有落在最后面的,军法从事!”

在他说话间,几个亲兵从林中牵出了那匹白马,鲍嗣之一跃而上,把那杆长枪往地上一插,早有一个亲卫又递过了一杆长枪,他哈哈一笑,跃马而出,向着张猛等人逃跑的方向就追去,而在他的身后,千余海盐民兵,蜂涌而出,也不成阵形,就跟在后面呼啸而跑,转眼之间,就不见了踪影。

檀凭之的脸色阴沉,手紧紧地握着大弓,一言不发,一边的檀道济走上前来,低声道:“叔,现在怎么办,只怕这次,他会吃大亏。”

檀凭之咬了咬牙:“没办法,这回他是先锋,我是帮忙的,还得管他的死活,不能误了寄奴哥团结吴地士人的计划,罢了,随我来,不管怎么说,也要有个照应才是。”

他的目光落到了那具血肉模糊的天师道偷袭剑士身上,叹了口气:“这些妖贼,都是精锐,悍不畏死,两百个人就足以解决鲍嗣之的这些废物了,实在不行,起码要把姓鲍的抢回来。走吧!”

6月222021

Published by at 上午3:29 under 未分类

标签

1

金奖丝瓜视频已关闭评论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