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machal View theme

名优馆app4.2

老汤姆师傅本就是向导,自来熟的本领那是一等一的熟练,他又和长羽枫说了很多话,从温缇郡四周遍布的影猎者疑云遍布,到最近的天火降临温缇郡,冰晶救火都聊了聊,但是长羽枫越聊就越觉得迷糊,比如,影猎者的目标是那些想要进城进行交易的商队,并且很多商队已经吃了极大的亏,影猎者三番五次的劫掠商队,让各地来到温缇郡的商队都苦不堪言。

影猎者杀人放火无恶不作,这个长羽枫也是见识过的,但是他死也想不到,这场天火好像让所有的影猎者都销声匿迹了,与其说他们没有劫掠的对象了,不如说他们没有更好的行动机会了。

因为冰晶覆盖在通往温缇郡的各个大道和小路,所有的大陆商道都暂时停止了,而只有离温缇郡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的一条河流【温缇托尔河】开凿出了运河,让温缇郡所有想要进城的商队都有了统一的河道以及商道,这让所有的影猎者都只能聚集在河道的附近,而越是如此,越是让影猎者在飞鹰小队的监视下无所遁形,不用再漫山遍野的搜寻他们的踪迹,为龙须公省下了大部分的精力来部署战力。

还有,天火伤亡人数不算多,但是摧毁了大部分的田地,让很多人成为了难民,虽然捡得了一条命,但是全身的家当可以说荡然无存了,接下来就要过冬,没有人会想要面对接下来的寒冬,虽然温缇郡没有长久的冬天,但是冷起来还是会让人瑟瑟发抖,活了命,但是钱也跟着没了,只能依靠救济来过活,也算是一件幸运之中难以预料的不幸之事了吧。

“人世间最大的悲哀莫过于人还活着,钱却没了。哈哈哈哈。”寻荒影听的开心,在一旁搭话,眉开眼笑的逗道:“人世间最大的悲哀莫过于人死了,钱没花了。哈哈哈哈。”

“你就不要幸灾乐祸了,真是的。”长羽枫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说好说坏,只能默默的摇头叹息道:“人世间最大的悲哀莫过于人没了,钱也没了才对,好好吃你的面包吧? 变态自大狂!”

他将面包塞到寻荒影的嘴里? 寻荒影稍要闭嘴,还开心的吃了起来。

“不要这么悲观嘛,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人没了才是真没了,龙须公的调度能力完全可以应付过来的,温缇郡的冬天很短的,熬过去了? 来年春天又是一条好汉了。”老汤姆开心的将那碗已经凉了的米粥喝掉? 也开始撕着面包放进嘴里。

“我认同这位老同志的观点? 留得青山在? 不怕没柴烧? 又不是什么乱世当道? 只要你不放弃,没有人可以让你放弃的嘛。”长羽枫当然认同自己师傅的观点啦? 他笑着对老汤姆点头? 用手轻轻的敲了一下寻荒影的羊脑袋? 这个家伙一天到晚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任何不谈山顶高度的攀登都是耍流氓。”寻荒影很认真的摸了摸头道:“任何谈了山顶高度的跨海都是跨海都是无稽之谈。”

“啧,你这个家伙到底在说什么呀!一天到晚都在跟你打哑谜了,真应该把你从这里丢出去再到人群里挤一挤,真是的。”长羽枫真要将这个谜语人,不,谜语羊扔出去了,他对自己师傅尴尬的笑一笑说到:“这只羊,就是这个样子的,真的很抱歉。他说话就是这个鬼样子。”

“我怎么了嘛,还不能让别人说话了,听不听的懂是你的事情啊,对吧?对吧?对吧?”

纯真少女初夏可爱高清晰写真

寻荒影用头来拱长羽枫,他的羊角很小,越拱就让长羽枫越无奈,在自己的师傅面前,竟然哗啦哗啦的叨逼叨叨逼叨,实在是不知道这人在说什么鬼东西,各种打哑谜。

“对你个头啊!变态自大狂!对对对对对,我对你个死羊头啊!”长羽枫一拳揍在寻荒影的头上,哪知道寻荒影不躲,这一拳真的揍了上去,让寻荒影疼的嗷嗷叫。

寻荒影哭丧着脸喊道:“龙须公又没有说要救济到什么程度,可能很多人一辈子也无法达到火灾前的富裕程度,以前人家是一个富裕的小农民,粮食管够,起码无忧无虑,现在却要在这里和我们抢救济粮,这种落差,还不如死了算了。”

“这什么逻辑?你这个变态自大狂,这样子想问题,逻辑上行得通吗?啊?”长羽枫哼了一声,帮寻荒影摸头上的包。

“诶,小兄弟,我觉的你的宠物说的也没有什么不对,说不定这是很深的见解呢?”老汤姆看着两人玩闹,自己倒是沉静下来。

“你知道龙须公为什么要登记吗?说不定就是为了预防这种巨大的心理落差才登记于名册,如果日后有人堕入魔道,杀人放火,加入影猎者劫掠的队伍,也好有个人头上的照应。”老汤姆简单的分析了一下,也没有讲的那么深入。

真要简单的总结一下,这场天火,对于一部分人来说是喜的,对于一部分来说是优的,总说祸福相依,很像是一种人生的变数,让大多数的人生都改变了。

这不再是简单的命运宿命的简单加和,一场火灾的变故可以让一个人家破人亡看,也可以让一个人拥有足够多的筹码来应对灾祸。真如是,几分悲凉油然而生,改变了人命运的事情,好像是突如其来的爆发,又好像是沉沉郁郁的缓慢推进,无论世界怎么变化,一个人如果从未想过跟进这种变化,到头来只会剩下无穷无尽的悲惘。

生离死别都是在一念之间,这份天火的恩怨情仇都不知道该从何谈起,这才是最让人绝望的事情。

长羽枫是亲历者,也是一个旁观者,在这件事情上,他沉默的越久,就越难过。

难道不是吗?一场火灾带个人的痛苦,从财产的损失再到人的生死别离,竟然显的那么悲情与无助。

“爸,你这么在这里啊?”

一个呼唤的声音将三个人的沉默打破,在人生的思考上,长羽枫确实只能惋惜这场天火没有处理的更好,而让很多人的人生轨迹发生了改变。但是这又像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事情。

就像是老话说的那样,有苦难的时候就去面对苦难,有挫折了就去面对挫折,被打败了不可怕,认输了才可怕。无论是悲观的乐观的,这世间的都应该是这样的道理。

这句叫爸的当然不会和长羽枫有任何关系,但是听到别人叫爸,好像每一个男人都会探过头去看一眼,万一叫的是自己,那就糟糕了。

长羽枫,寻荒影,老汤姆一同望了过去,是一个穿着军服的小伙子,让长羽枫目瞪口呆的是,这个小伙子清秀干爽,满头的金发之间还带着一点点白色的发韵。那模样,就像是染了发的长羽枫的小翻版,不说十分像,你那也有五分像。、

这小伙子跑过来,一看就是飞鹰队的,至于是哪个部分,也能隐约的看出来是救火队的。

“爸,不是说不要来这里吗?这里是救济人家的,你要啥救济呀,走啦走啦。”那小伙子跑到老汤姆的身边,一把将他拉起来。长羽枫站着看着他们父子两个,啥话也说不出来。

“哎,这么就不能来吃的,免费的,不吃白不吃嘛,我这个老头子也不见得真不需要救济。”老汤姆被拉起来,跟个小孩子一样拍了拍屁股上的灰:“你整天这里去救火,那里去救火的,我孤家寡人一个,不也得救济救济?这粥很好喝的,你来喝喝看?”

“爸,回去了,回去了。在这里说多丢人啊。”救火队的小伙子将自己老爸的碗拿在手里,用很小的动作将自己的老爸扶走。

“哪里丢人了?”老汤姆不理解自己儿子所说的丢人,将碗拿给自己儿子,小伙子拿在手上,慢慢的放下,将老汤姆推走。

长羽枫看着父子两个离开,按理说他们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事情,只是师徒一场,他想要去挥手,实在是也举不起来。

“老汤姆的儿子,长的,真俊啊。”

许久长羽枫才说出了这句话,他当然知道自己的师傅为什么中年丧子了,想一想吧,长羽枫,在天火中最焦急的人到底是救火的人员还是救火人员的家人吧。

那种灭不掉的火,向来是人的末日。

兰洛,哪怕是救下了任何一个人,她无数种的冰冷都可以理解和包容,而阎赤光,哪怕是烧死了任何一个无辜的人,他都应该受到惩罚,即使是无意,知情者也需有心。

“你现在在想什么?”寻荒影知道了自己的羊的思绪万千,他想要问一问,自己的羊,现在到底是作何心情。

“你知道吗?寻荒影。”

长羽枫的身影不再是那个胖胖的小子,而是一身亮洁的白衣站在寻荒影的面前,他的手越发的白净,那个小胖子的影子就越发的无了。

“什么?”

“我在想这样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寻荒影就像是一个小孩子,扯着小孩子的腔调。像是知道所答,又像是清楚明白的小孩子去问面前这个男儿郎,他不再是一个小孩子,但是却也像是一个小孩子。

“我在想,如果上天真的对于我有所使命的话,那我一定要去接受才行,我不能看着所有的无辜的生灵都死在那个想要毁灭世界的元凶手上,我可能救不了所有人,但是对于我而言,如火我能救而没有救,那一定会让我备受折磨。我不希望到时候在一旁睡觉的时候,我的人生都是这般苦痛煎熬中度过。”

长羽枫说的沉闷,他知道这条路太长了,甚至是现在才刚刚开始。

不要问他为什么遇到的都是如此善良的人,他所遇到的恶人也是百般的恶毒,想要解构自己的性格还不简单吗?他就是那种无论是悲观还是乐观都会所有考量的人,他之所以不去想那些恶人恶事,只是因为他还需要去爱更多需要被关爱的人,那些无辜受害的人,对于他,才是一种自己内心必须面对的事情,要死揪着恶人,死揪着元凶不放的唯一一个理由,就是在苦痛折磨之中,那些人,一定需要受到惩罚,可以不杀的你死我活,但是必须心知肚明。

错的事情,翻着花说也是错的。

对的事情,即使再恶言想对,也应是对的,永恒不变。

对与错,或许需要有人分辨才能真实,但是谁受到伤害,谁受到不公平的待遇,一定是冷暖自知的。

这不应该是一种侠客精神,这应该是理性的,以善恶奖罚的绝对法理来分明。

“任何一个有所悲情的角色都不敢发出如你一般的呼喊。”

寻荒影又看到了那个肥肥的小胖子。

“我又不是人。”

长羽枫恢复了小胖子的身份,摸了一把脸,开始一溜烟的坐下。

“哎,到底是谁策划了三十年后的世界末日呢?真实搞不清楚。哪有人这么手眼通天的?吼?”寻荒影笑了一下,看到长羽枫的脸,他又开始低沉下来,一脸茫然。

这不得不让他有些担心。

不过他担心起来,还是只会开心的面对,谁叫他根本不关心呢?他只关心自己羊开不开心。

“应该是一个队这个世界敌意很深的人。”长羽枫开始看了一眼旁边的难民。虽然实在是不应该这样的称呼,但是当没有饭吃的时候,很少有人会在意自己的身份,除非是难民这个身份本身出了问题。

会不会有一些人就是经历了苦难之后,对这个世界抱有巨大的敌意呢?

如果是,那么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是幕后的元凶,而不再是简单的乔尔乔斯人了。

那五十四个人一定是性格迥异的个体,他们在这个世界上到底是以一种怎么样的态度来生活的呢?

是灭族的愤怒,还是看着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变为失去理智的恶魔而深深的绝望呢?

他们应该足够的愤怒,也应该足够的绝望。

越是愤怒,就越是绝望。

他们想要拉着所有人来垫背或者是将他们拖入深渊之中永远无法超生。

也不是不能理解。

但是必须阻止。

阻止并不是同情他们。而是要告诉他们。就像是你可以面对的任何绝望而愤怒的事情一样,不再是冤冤相报,而是此恨需要终结。

无论你多痛苦,都由我来承受吧,我为你的痛苦而感到悲伤,你可以报复,我也会阻止你。

我无法帮你原谅,也无法帮你报复。那就你自己来报复,我来试着阻止你。

我不是你得对立面,我对于任何邪恶的人都抱有绝对的痛恨,我是你的陪伴者,我只是不希望其他人也像你一样,被仇恨吞噬,不再为了自己,为了希望你好好活下去的人而活。

xiazaitxt

6月222021

Published by at 上午3:28 under 未分类

标签

1

名优馆app4.2已关闭评论

搜索